他跑步沒有那麼厲害

今天跑 Time Trial ,教練說就是要全力衝刺20分鐘,測試目前的「全力」到哪裡。 當時,我正「全力衝刺」,準備跑過一座小橋,小橋上有一群阿公阿媽們在準備拍照。 當我自我感覺飛快的跑過橋,突然有阿嬤喊,「地震、地震啦」。 「不是啦,那個人跑步跑過去,橋才在晃啦」另一個阿嬤說。 另一個阿北抗辯說:「他跑步沒有那麼厲害」 「他跑過去橋才在晃吧?」又有阿嬤指著我跑過去的背影說。 「地震啦,真的是地震啦」那個受驚的阿罵說。 阿北很堅持的說:「對啊,一定是地震,他跑步沒有那麼厲害」 是嗎?我跑步沒有那麼厲害嗎?好吧。 我是知道我跑步沒有那麼厲害啦,但幹嘛一直說... 結果,今天測驗成績不是很好。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跑步筆記

台中科博館周邊跑

台中科博館周邊跑步紀錄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旅跑

麻豆-柚花追香路跑:跑在鄉間的柚子園

麻豆柚花追鄉路跑半馬賽事紀錄-包含賽前準備,比賽心得,賽事圖文與影音紀錄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路跑活動

在新加坡跑出一條龍

在新加坡旅跑的第一個路段記錄,沿著新加坡河,跑過克拉碼頭,經過金融區、加文納橋、安德遜橋、魚尾獅,繞一圈。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旅跑

所有你迴避掉的問題,都會變成更大的麻煩再來一次

跑步很有趣,你付出多少努力,身體都會確實的給你回報。跟創業不一樣,創業不是努力就有用,關鍵是選擇。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跑步筆記

河內西湖周邊輕鬆跑 Hanoi run

第一次在東南亞的國家跑步,跟過去的旅跑經驗比較起來,有更多的衝擊與反思。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旅跑

故宮南院馬拉松路跑記錄 -人生初半馬完賽紀錄

記錄故宮南院馬拉松路跑比賽,半馬跑步路線的影片紀錄、包含路線、特色、補給站,還有自己的這次路跑的跑步心得。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路跑活動

最大攝氧量VO2Max是跑步的能量系統的展現,也是延緩身體老化的關鍵指標

最大攝氧量VO2Max是跑力的關鍵指標,這個數字會影響乳酸閥值 Threshold、配速區間 Pace Zone、影響馬拉松完賽的配速與時間。最大攝氧量代表身體利用氧氣的能力,是身體狀況的綜合指標,也跟人的壽命成正比。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最大攝氧量

慢慢來,比較快 - 肌力、跑力、跑姿、跑鞋與觸地時間

跑姿的訓練,肌力的鍛鍊也很重要,否則很容易受傷。觸地時間是觀測跑姿的重要指標,但他不是立刻可以改善的。需要慢慢累積課表來鍛鍊。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跑步筆記

德國法蘭克福 -慢跑在美因河畔

在德國法蘭克福跑步,跑過美因河畔、老城區、舊石橋、博物館區。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旅跑

單月破百-路跑的季節來了

這個月的跑量,來到了113公里。 原本照我以為的進度應該是80-90公里之間,結果我想的太天真了,教練這個月排課表,沒有單天低於10公里的。 尤其是我才在月初跑完12.5k的路跑,休息一天,就又跑了10公里。我問教練說,一定要這麼操嗎,他回我說,「那要不半馬不要跑了?」,一個禮拜都跑不完半馬的距離,你還想跑半馬? 我的教練其實沒有什麼幽默感XD 也因為這樣,這個月的TSB model的 Fitness 數值一路飆高。之前還在跟教練討論,training load好像拉不起來,當時他說:「不要急」,原來潛台詞是「You will see」等著瞧。(延伸閱讀:用跑步模型逼自己跑起來 - TSB model) 雖然許多身體數據都往好的方向去,唯有一個數值一直很固執,就是體脂。覺得很奇怪,我都跑成這樣了,體脂聞風不動是啥意思? 之前去做了DNA檢測,回頭去查一下自己的DNA,原來我是脂肪敏感體質,特別容易堆積脂肪,尤其在內臟,所以雖然看起來不胖,但內臟很容易就是包在油裡。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跑步筆記

Panasonic 台北城市路跑:跑上新生高架橋

https://youtu.be/_0DCeBhRCVs?si=tMkEIwTf4JK99fkI 今年才開始立志跑步,六月完成人生第一場路跑,9k,雖然用7:30速完賽了,但走走停停,跑的亂七八糟,心律一直爆掉。(延伸閱讀:紀錄人生首場路跑 - 我是怎麼開始跑起來的~) 今年的目標是年底12月,完成半馬,所以在九月報名了第二場路跑,12.5K,作為一個中間的里程碑(milestone)。就算是路跑,也是要切階段驗收。 這次的目標,就是希望可以穩穩完賽。結果論來說,7:00速完賽,自己覺得有進步,至少速度維持得很好,沒有走走停停,一路穩穩的跑到終點,最後一公里還可以加速。 六月以來這三個月,一開始是自己練習,後來跑到有一點不知道在跑什麼,練到不知道怎麼進步,於是8月找了教練。 跑步雖然是一件人人都會的事,感覺簡單,原來也發展出很深的科學方法。教練都會說,先求不傷身體,再講求效果。也就是自己瞎跑,其實蠻容易受傷的(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路跑活動

Zone 2 怎麼跑?步頻、呼吸與心率

默唸搭配呼吸,慢慢就找到跑步的節奏,可以維持180的步頻,也可以穩定呼吸的節奏,可以長時間用Zone 2的配速,穩定的跑完,包含心律、步頻、步速、步距、垂直震幅,長時都維持在一定的數字,跑完還覺得不累,覺得很舒服。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Zone 2

用跑步模型逼自己跑起來 - TSB model

TSB model的基本邏輯,訓練會提高體能(Fitness),但同時也會帶來疲勞(Fatigues) 而運動表現(Form)= 體能 Fitness - 疲勞 Fatigues 。也就是說,過度訓練會造成疲勞累積,運動表現反而是負的。這也是為什麼比賽前要降低訓練力道,讓身體有時間恢復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跑步的科學

馬拉松為什麼?

馬拉松為什麼叫馬拉松? 為什麼全馬是42K ? 原來馬拉松是一個地名,位於希臘,非常靠近雅典。 傳言在公元前490年,在馬拉松這個地方,古希臘戰勝了波斯,當時一位士兵從馬拉松跑了回到雅典,大喊戰勝的消息,然後就喘不過氣,倒下死去了。而馬拉松到雅典的這條大道,剛好是 42K。 雖然這個故事的真實性一直有待爭議,但總之這個故事最後成為1896年第一次奧運馬拉松競賽的起源故事,而這條路線也成為全馬的玩家的經典路線之一。 經過疫情,今年希臘的 Classic Marathon 將在2023年的11月回復比賽。村上春樹也跑過這一段,還是他人生第一次的全馬,不過他是在盛夏的希臘一個人跑的,相當的瘋狂。最近剛好有新聞在說,最近希臘的天氣是「地獄三頭犬」,像地獄一樣熱的40度。(南歐「地獄犬熱浪」直逼40度! 希臘白天關閉古蹟衛城) 有人說當時的辣個男人,其實不是只跑了42K,他先向斯巴達求援,再跑回馬拉松,再跑回雅典,也就是跑了 600K,才因此不支倒地死亡。 而馬拉松到雅典,真實的大道距離也不是 42K,而是 40K,經典馬拉松比賽為了維持 42K,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跑步的科學

首爾京義線林道-跟著村上春樹跑向全世界

由於首爾地區的經濟發展,地鐵化而留下的地面空間,透過幾十年的時間,發展成「京義線林道(Gyeongui Line Forest Park)」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旅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