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sight

Marc Andreessen 的訪談:工程師改變世界

文章筆記 這一篇訪談,是住在台灣的 Ben Thompson與A16Z的 Marc Andreesen 的對話。內容很長,談及了非常多的事情,其實文章出來很久了,也很多人分享過,近日工作實在太忙了,趁著週末有點時間,把我自己的感想寫一寫。 首先,網路改變了媒體的型態,讓每個人都有機會發聲,每個人都有機會帶來影響力,無論談及的內容是否正確,影響力或擴散力來自於內容的渲染力。財經網紅變成產業專家、社群網紅變成電商達人,講的都比真正的產業內部人還懂產業的樣子,但可能其實他們都沒有真正在經營一個企業。 也不能說這些內容都是錯的,只是有時候我們在產業內做事,看到的問題複雜很多,解決問題的答案很難簡單說。但媒體需要簡單的問題、簡單的答案、太複雜的東西通常很難有按讚數。 有時候外面到人講的頭頭是道,我們內部的人,實際每天看到數字的人卻又不能胡說八道。所以在產業內時很多話不能說,要練習把話說精準,又要把話說精彩,覺得累,常常乾脆不說了。 然後他談到了工程師,工程師改變世界。 我自己小時候,爺爺爸爸媽媽都是工程師,家裡都是工程師,所以自然就變成了工程師。記得小時候拆玩具拆音響的故事,大概都是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insight

AI與人類的文明系統的思考

文章筆記 這一篇的作者是一位歷史學家,是以色列大學的教授。 故事創造了人類的文明系統。 那些很會說故事的人,也是很容易創造影響力的人,人們會跟著會說故事的人走,還傳唱他們的故事。 地球上各地的文化,都因人類說故事的能力而產生。故事會創造信仰,信仰會影響人類,甚至控制人類的群體行為,而這些群體行為最後創造了群體文化,文化於是透過故事而繼續傳唱。 而最終我們,終歸都是生活在某些故事裡,相信著理所當然的文化,哪些可以做,哪些不可以做,所謂的社會價值,好的、壞的,故事的原型都早已從小刻進了我們的意識裡,讓我們理所當然的汲汲營營邁向終點。 而如今我們可能要面臨的世界是,那些創造故事的人,可能並不是人。如果AI學習了人類的語言,變得比人還會述說人的語言,而成為故事的創造者,是不是很有可能,最終是由AI改變了我們的文化? 文章來源 https://readwise.io/reader/shared/01h5c06k7f89f03s8hmqah651t 文章摘要 語言是幾乎所有人類文化的基石。例如,人權並不是刻在我們的DNA中的,而是我們通過講述故事和制定法律創造出來的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insight

我們的世界是單極的、雙極的、還是多極的?

文章筆記: 1. 在上一個世紀,冷戰的世界是雙極的,是一個美蘇兩個陣營的對抗的世界。 2. 蘇聯解體後,世界是單極的,美國成為世界主要的領導者。 3. 接下來的世界會是單極的、多極的混搭。 4. 軍事上世界仍是單極的,美國是唯一可以部署軍事力量到全球的國家。 5. 經濟上世界是多極的,美國、中國、日本、印度、歐洲,沒有一個國家可以領導其他國家。 6. 科技上,世界的統治者在未來可能不是一個國家,而是影響力巨大的科技公司,以及他們的領導者與擁有者。從晶片、稀有礦物、到社群平台、智慧裝置、與人工智慧。 7. 現今的社會,科技公司的影響力,可能比國家還要巨大,影響我們對於資訊的獲取、影響我們的價值觀、影響我們對世界的看法。這是一個跨越區域的力量,而且又與地緣政治複雜的關聯在一起。 文章來源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uiUPD-z9DTg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insight

資訊架構學需要發展新的章節

在AI越來越強的時代裡,分類已經變成了過去,標籤變成數據,連搜尋都遇到了挑戰。 一個經典的問題就是:如果你的網站有很多很多的商品,應該如何有效設計互動,讓想接觸到對的物件的人都可以找到? 就像是AI擁有全部的答案,但你要學會prompt,問對的問題,才能找到對的答案。 但最困難的是,絕大多數比率的人不會問問題。 在購物的世界裡,購物慾望是等待滿足的消費者問題,是我們需要發掘出來的答案。 所以題目變成,在AI的時代裡,如何設計新的體驗,讓消費者更容易問到對的問題?然後遇到可以觸動她購買的商品。 在AI的時代裡,過去的「資訊架構學」需要重新編寫新的章節。 在Twitter留言給我: https://twitter.com/happylee/status/1657197711156973568?s=20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insight

我們如何最終成為節點

我們依賴演算法餵養讓我們沈溺的資訊、我們依賴智慧助理告訴我們絕對的答案、我們相信網路生成的人格發布的熱門資訊,我們透過介面24小時與網路空間連結,最終的我們變成了網路上的一個節點。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AI 人工智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