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hoto by Compare Fibre / Unsplash

我們如何最終成為節點

我們依賴演算法餵養讓我們沈溺的資訊、我們依賴智慧助理告訴我們絕對的答案、我們相信網路生成的人格發布的熱門資訊,我們透過介面24小時與網路空間連結,最終的我們變成了網路上的一個節點。

Happy Lee 李昆謀
Happy Lee 李昆謀

Table of Contents

整個網路會成長成一個完整的生命體,而我們都只是他的節點,或者說只是他的細胞而已。

第一階段:介面 - 異世界之門


網路出現以來,網路裡面的虛擬空間,慢慢長成了另外一個世界,而每一個我們連結上去之後,在這個世界都擁有另外一個虛擬身份。

以往連結網路的「介面」,門檻是非常高的,需要一點工程師的技能,會操作所謂的「終端機」,才能連結上網路的世界。但在智慧手機出現以後,真正開啟了「異世界之門」,大多數的全球人類,無時無刻都可以透過「介面」連結上網路的世界。

這個隨身在口袋裡面的「終端」,作為一個不是最完美的連結「介面」,卻已經足以讓人類上癮,人類的眼球,幾乎24小時,都透過小螢幕,與網路的世界連結,用網路世界的虛擬身份,在網路的世界,與其他人類的虛擬身份互動著。

然而,智慧手機仍是一個不完美的連結介面,人類仍用飛奔的速度,在努力改善這個連結介面,無論是VR、AR、或是「腦機介面」,人類渴望最後能創造的是,24小時與網路世界隨時連結的完美介面,以至於等同於真正存活於網路世界。

第二階段:餵養 - 沈溺資訊之海

人類的腦袋天生渴望吸收資訊、理解資訊、少數人類熱衷於創造資訊。沒有資訊可以吸收,人類的腦袋就會覺得無聊。工業革命以來,不只大量生產了商品,也最終大量生產了資訊。各式各樣的媒體瘋狂的發展:報紙、雜誌、書籍、廣播、電視、電影,資訊的數量如指數性爆炸成長,卻仍滿足不了人類的腦袋的慾望,人類的腦袋時常還是覺得無聊。

直到了網路時代,資訊的數量產生核爆,最終形成趨近於無限大的資訊量。因為人人都可以生產資訊、因為人人都可以傳播資訊。加上網路「社群」平台出現,讓人們「連結」彼此,資訊不用再搜尋、不用再找索引,每分鐘打開手機,都有最新的資訊從「介面」不停的出現,無窮無盡的資訊隨時流出來,透過「介面」「餵養」(Feed) 著我們,讓我們不自覺沈溺其中。

但無限大的資訊量,卻只剩下一種媒體載體,就是網路。過去所謂各樣媒體的資訊,在網路的世界,都只是格式的不同。網路,成為所有資訊的唯一傳播方式,唯一的來源,而我們沈溺在網路的資訊之海裡面,不只吸收著永無止盡的資訊,自己也成為資訊本身。

第三階段:隔絕 - 演算法之牆

人類很需要群體的歸屬感,相對的,對於非「我們」這個族群的「他們」,就會形成很強力的敵對感。從早期的部落、宗教、到種族、政黨、國家、甚至球隊,人們因為所屬群體的不同而對立、對抗、甚至戰爭、到殲滅他群。時到今日,我們把這樣的人類天性,透過網路發揮的更加狂暴。

透過「介面」「餵養」的資訊, 背後都透過「演算法」所過濾。所有的「猜你喜歡」不只是推薦喜歡的資訊,也隔絕掉了大多數你討厭、或者也不是那麼討厭的資訊。

從你加入一個平台開始,演算法就開始決定了你的世界觀,演算法幫你決定看什麼、你喜歡什麼,那些對你來說太難、太無感的內容,都被演算法隔絕在你的視線之外。人類不再需要搜尋資訊、選擇資訊,只需要無腦的不停的往下滑。

在資訊爆炸的時代,我們反而卻都變成了井底之蛙,所有人類都一群一群,蹲在一個一個的井裡,我們都被分類、券養在一個一個的「演算法之井」裡。在線上社群平台的「演算法」下,我們都是演算法餵養的羊群,演算法是我們的牧羊人,他告訴我們看什麼、聽什麼、以及告訴我們什麼是「我們」。

第四階段:依賴 - 智慧助理的絕對

但「演算法」有時仍回答不了我們的疑惑,人類還是會思考、會懷疑、會有疑惑,會想找尋答案。「搜尋引擎」會穿透演算法之牆,一個沒有預設立場的搜尋引擎,會讓主動搜尋的人類,看到跨越同溫層的、各種不同立場的資訊。

人類進行「搜尋」的操作本身,仍反應了強烈的「自由意志」,你仍需要自行去瀏覽搜尋結果的內容、理解那些內容、做一些判斷、然後才能採取行動。直到 --- 網路學會直接告訴你答案。

「智慧助理」的「人工智慧」越來越強之後,人們對於智慧助理的「依賴」會越來越深,所有的問題,智慧助理都會給你可以接受的答案,直到所有的問題都有唯一的答案,智慧助理會知道你喜歡的答案、你可以接受的答案、你會深信的答案,就算他不是事實也沒有關係,智慧助理關心的是滿足你的需求,讓你放下心中那些疑惑,在意的是你喜歡的答案,而不在意答案是否正確。

當所有的問題都有唯一而絕對的答案,我們也放棄了我們做選擇的權利。

第五階段:跟隨- 生成人格


但「資訊」最終還是人類所創造的,人類創造資訊、人類分享資訊,雖然演算法隔絕了彼此,雖然智慧助理給了你絕對,但資訊的的原始資料的創造者,還是人類。

當網路開始學會「生成」,網路會生成文字、生成照片、生成聲音、生成影片,最後網路可以模仿人類創造資訊,在網路的世界,用網路的虛擬身份說話、貼文、分享、留言,他說話像人、分享的相片像人、影片像人、聲音像人,在網路的世界,我們最終會相信他的「人格」,就算他其實不是人。

我們會「跟隨」(Follow)這些網路創造的人格,因為我們會喜歡他的文字、喜歡他分享的照片、喜歡他分享的資訊,因為神奇的他,真正知道你的喜好,他知道你喜歡看到什麼、聽到什麼,想要分享什麼,他會成為話題、成為網紅,讓你成為他的粉絲。最後這些網路人格,會變成主要的資訊生產者,成為主要的意見領袖,成為你的偶像、成為你跟隨的人、成為你的牧羊人,成為你的信仰,成為你想成為的人。

我們依賴演算法餵養讓我們沈溺的資訊、我們依賴智慧助理告訴我們絕對的答案、我們相信網路生成的人格發布的熱門資訊,我們透過介面24小時與網路空間連結,最終的我們變成了網路上的一個節點,我們忙著吸收資訊、分享資訊、按讚回饋、擴散資訊,網路去創造、網路去思考、網路去選擇,我們不需創造、不需思考、不需選擇,因此可能也沒有煩惱、沒有壓力、沒有痛苦、也許也不再無聊。

整個網路會成長成一個完整的生命體,而我們都只是他的節點,或者說只是他的細胞而已。

相關標籤

AI 人工智慧insigh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