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看他覺得帥,你看他覺得傻

文章筆記:

最近認識一位在做健康產業數位轉型的新朋友,因為同樣在做健康產業,就聊到了一位在這個產業內的前輩,因為之前這位前輩有幫助過我,我用很欽佩的評價在聊這個前輩,說他如何如何的有辦法,但,越聊越多,發現我這位新朋友,臉色越來越不好看。

問他怎麼看?他才說他和這位前輩的另外一些故事,說這位前輩原本也來看他的案子,結果都聊到很後面了,幾乎都挖光了他團隊的作法,才發現這位前輩投資了另一個團隊,幾乎跟他做一樣的事,最後還利用這位前輩自己的關係,用他覺得很髒的手法,把他最大的客戶拿走,害他差點倒閉的故事。

這位新朋友所在的產業,剛好跟我認識的前輩一樣,而產生了相對糟糕的互動故事,因此他看這位前輩的評價,跟我看這位前輩的評價,看起來好像是在講兩個完全不同的人。

--

活得越久,認識越多人,跟越多人互動之後,我們身上帶的評價越多,每個人因為跟你的互動,因此在心中都留下了不一樣的評價,通常好的有,壞的評價通常更多。因為好的評價溫暖,但壞的評價,對於別人來說,刺激。

所以反過來,我們很喜歡評價別人。尤其是一群人聚在一起,一起聊某個人,而這個某個人剛好又不在現場的時候,比賽模式就在各自心裡默默啟動,開始較勁的題目是「評價這個人的內容」的精彩程度,刀光劍影,故事編也要編出來,無論你認不認識他。

所以檯面上的人物,評價總是最多。因為我們每天,到處都看到這些名人的消息,看久了,看多了,默默就「感覺」我認識他,我跟他很熟,因此聊起他來特別帶勁,可以講出很多故事,對他有很多的評價跟想法,雖然很大機會其實他並不認識你,你當然也沒真的見過他。

--

所以我看到這篇文章,看到的角度可能不是文章的內容,而是文章的角度本身。

這位文章的作者談了Elon Musk,她在Twitter工作,剛好經歷了Musk購買前的Twitter、Musk購買後主導的Twitter、以及,變成一個變數X的Twitter?

因此她談到了,外面人怎麼看Twitter、而她們在內部看到的Twitter是怎麼樣。同時,她自己也經歷了,從外面看Musk,跟最後她自己真的在Musk身邊工作後,她怎麼看Musk。

而她也是「睡袋事件」的主角:Twitter上瘋傳有員工因為不可能的專案進度,帶睡袋在Twitter睡覺工作。她因為這個事件,突然有好多的評價,有人說他背叛、有人說他矯情,無論認識她的、不認識她的。她自己也用這篇文章,也用自己的角度,說明了那張照片背後的故事。

--

我們都活在評價的多重宇宙裡。世界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宇宙,同樣面對同樣的100人,你對這100人的看法,跟我對這100個人的看法,絕對是不同的,所以雖然我們像是在同樣的世界,但因為我們對人事物的評價不同,從我們各自角度所認識的世界,意義上就非常的不同。

從每個人各自的眼光看出去,同一個世界,你認識的世界,跟我認識的世界,就會有不同的評價,有的人會說 what a wonderful world、有的人會說what a Fxxk world(逼~)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小宇宙。

--

一個名字在這個世界上被寫下之後,就開始被所有人的評價賦予意義。

每一個對一個名字的評價,都來自於每一個人的對這個名字的主觀看法,所以總和來說,對一個名字的真正的客觀評價,邏輯上並不存在。

而當一個名字承載的了一個量級的評價,名字本身就會有很強大的力量,光是說出名字本身,就足以啟動情緒。試試:Elon Musk、Mark Zuckerberg、柯文哲、賴清德、侯友宜。

名字原本是評價的容器,但終於名字變成了評價的主體。而名字的主人如我們,最後常常變成名字的奴隸。

我們在意別人的眼光,在意社會的想法,為了名字的評價,而不是為了自己。我們每天努力扮演的人生,到底是為了名聲(Reputation)或是是否有過足夠的努力,來真正瞭解名字後面真正的自己?(Reflection)

"The harder we strive for a reputation, the easier it is to forget to reflect on who we truly are."

文章來源

文章摘要

You couldn’t just be a builder — you also needed to be a politician.

Thankfully I can laugh at myself and I don’t take armchair keyboard ideologues too seriously. Being the main character on the timeline, even for a few minutes, requires a thick skin and a strong sense of self.

慶幸的是,我可以自嘲,也不會把鍵盤俠們太當回事。作為時間軸上的主角,哪怕只有幾分鐘,也需要厚臉皮和強烈的自我意識。

This may really irritate the internet but you cannot pigeonhole me into some radical position of either loving or hating every change that’s occurred. I escaped my fundamentalist upbringing and am a free thinker these days.


這可能真的會激怒互聯網,但你不能把我囚禁在某個激進的立場上,對發生的每一次變化要么愛要么恨。我擺脫了原教旨主義的教養,如今是一個自由思想者。


Everyone can be seen as both a hero or a villain, depending on who is telling what angle of the story. Elon doesn’t deserve to be venerated or vilified.


每個人都既可以被視為英雄,也可以被視為惡棍,這取決於誰在從哪個角度講述這個故事。埃隆不值得被崇敬,也不值得被詆毀。

留言

相關標籤

📒 閱讀摘要
📓 學習的筆記 自我成長